丝绮拉工作室  

Forget me not -調色盤- 繁體中文漢化版

繁体也好棒!!

Dreamophile:



【目錄】

一、發佈文
二、聲明
三、Staff
四、下載
五、操作
六、系統解說

本遊戲的介紹請見另文→Forget me not -調色盤- 遊戲介紹

★简体版:http://fcoldstar.lofter.com/post/3639fc_133302d
-=-=-=-=-=-=-=-=-=-=-=-=-=-=-=-=-=-=-=-=-=-=-=-=-=-=-=-=-

Forget me not -調色盤- 將是我退隱前漢化的最後一部作品。
在自己的能力真正達到可以獨當一面的程度以前,我將不會再做漢化了。


在發布前,稍微打了一些文字。
雖然有點猶豫,還是發了上來。
並沒有這個游戲的劇透。大概。

-=-=-=-=-=-=-=-=-=-=-=-=-=-=-=-=-=-=-=-=-

我從夢中醒來。

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像剛淋了一場傾盆大雨。
微微張開眼睛,眼前依然是那間窄小得令人幾欲窒息的房間,還有那扇我不願開啟的房門。
我無力地從床上爬起,走向那張樸素的書桌。

書桌上放著一本攤開的日記本。

我輕輕地擦了擦流進眼睛的汗水,然後坐了下來。
等到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在無意識之間已拿起了筆,在日記本上用歪歪扭扭的筆跡寫上了字。
兩個字。
雖然筆跡扭曲得連自己都很難辨識,但不知為何,我認出了這兩個字——

「漢化」

漢……化?
心底突然湧上一股強烈的痛楚,讓我忍不住咳嗽起來。
喘不過氣的壓抑感,促使我步履蹣跚地走向陽臺。
在陽臺的欄杆旁邊擺著的是——

臺階。

我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是啊。在剛剛的夢裡,我已經將自己所有珍貴的回憶,都用精緻美麗的蛋殼包裹了起來。
我已經了無遺憾了。
雖然我不知道在臺階的另一側,究竟等待著我的是惡夢的終結,還是永恆的黑暗。
但是,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顫抖地踏出步伐,慢慢地走上臺階……
一步、再一步,逐漸邁上高處,然後——

「紅線」

有個聲音從後方響了起來。
聽見這個詞的那一剎那,我的瞳孔劇烈收縮。
某種我無法抵抗的力量,迫使我回過頭去。
窄小的房間之內,有道奇異的光芒照在了日記本上。
明明沒有任何人,可是那隻筆卻彷彿被某人握在手中一樣,
就這麼憑空漂浮,在那本日記上用極快的速度書寫著什麼。
我轉身奔向書桌前,想要看清日記本上的內容。
可是,由於書寫的速度實在太快,在眼花繚亂之中什麼都看不清。
暈眩——那是一種令人暈眩的感覺……

我失去了意識。




scene 3 起始之紅

我和清太郎一起坐在這片深不見底的沼澤之畔,久久沉默不語。
過了片刻,我開口打破了沉默。
「清太郎,這片沼澤,還有前來此地的我們,都被人魚給詛咒了。大概,我們已經逃不出去了。」
「凜,妳這個笨蛋,妳怎麼說這種話!只要我找到地圖、只要這片迷霧散去,我們還是有機會……」
「由香和雄太都已經死了,他們那種死法除了人魚的詛咒以外還有什麼可能?我雖然腦袋確實不怎麼好,可是這一點我還是很清楚的。」
「……」
原本堅持人魚詛咒都只是謠言的清太郎,現在也陷入了迷惑。
「吶,清太郎。你看過那幾幅奧菲利亞的畫嗎?」
清太郎沉默地點了點頭。
「我們不論再怎麼走,都會走回原點——而我們已經撐不下去了。所有的食物都已經吃光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餓死的……與其活活餓死,我寧願選擇奧菲利亞那種美麗的死法。」
「凜,妳在說什麼傻話?!」
「永別了,清太郎。」
我下定決心,站了起來。清太郎想要拉住我,卻撲了個空。
眼前的沼澤裡,似乎出現了由香和雄太的身影。
那是不是幻覺,已經不重要了。
我縱身跳進了沼澤之中——之前做夢時,那種被水包圍的感覺,現在漸漸湧了上來。
我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

突然,有個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這真的是你的夙願嗎?」
在我朦朧一片的視線中,出現了一根格外顯眼的紅線。
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這根紅線。紅色的絲線看起來脆弱得像是隨時就要斷裂,可是卻牢牢地被我抓在手中。我感覺自己的心靈也有了個強而有力的依靠,而周圍渾濁的水也不再讓我感到幾欲窒息……

「我聽見你們剛剛的話了。我很惋惜,也很無奈。不過,你能夠抓住這根紅線,與我建立連結,也是一種緣分。」

渾濁的沼澤逐漸清澈起來,濃霧漸漸散去,我看見水面出現了光亮。

「希望你重拾自己的心願,追求自己的夢想。」

而我被手中的紅線拉起,離光亮越來越近……




scene 2 說書人

在古老的江戶城裡,有一條繁華的街道,叫做秋葉原。
當我走在街道上時,突然聽見前面的人群裡傳來叫喊聲:
「レトルト君,你講講上次那個美術館的故事好嗎?我想再聽一次!」
「不,我想聽那個恐怖洋館的故事!那個拿著電鋸的女孩子好帥!」
只見有個戴著黑白相間面具,還有一頂黑色帽子的人,正被一群少年少女包圍著。
「……這就困擾啦,這些故事我都講過很多次了……」
他看起來像是個說書人的樣子,聽口音似乎是關西人,也不知他為什麼會千里迢迢過來江戶城生活。
這時,有個穿著粉紅色連衣裙的小妹妹開口說道:
「那麼,可以拜託レトルト君再講一次那個精神科醫師為少女取回記憶的故事嗎?」
聽了小妹妹的話,大家紛紛說道:「誒,我沒聽過這個故事呢」「レトルト君講過這個故事嗎」「似乎是個很古老的故事呢」
說書人深深地看了小妹妹一眼,不知為何點了點頭:「好,那麼我再講一次這個故事吧。」
「這個故事的名字叫做《Forget Me Not -パレット-》,在某個深夜,精神科醫師希安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
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饒有興味地加入了傾聽的人群之中。

也許,在我駐足的那一刻起,我已經和這部有著特別名字的作品,結下了不解之緣。




scene 1 某幅繪畫的原罪

我緊緊地握著手中的調色刀,在越來越昏暗的美術館裡面尋找著出口。
為什麼?外面的世界,明明應該更加明亮、更加熱鬧的,
可是這裡卻一個人也沒有……
在昏暗的光線中,隱隱約約看到牆上出現一行血紅的文字。
「你這個叛徒」
不,我沒有背叛你們啊!我只是……想要離開這裡,吃更多好吃的東西,認識更多的朋友,到各種各樣的地方玩而已。
但我對你們的感情是不會變的啊!
「騙子。你拋棄了我們。」
我沒有拋棄你們!
你們在我心中,還是最好的朋友啊!
「你這個高貴冷豔的傢伙,綁架了他們之後,現在又棄他們而去!你說是要交更多朋友,只是想要藉着自己名畫的身份出風頭吧!」
我沒有綁架他們!Ib和Garry……是他們自己選擇留下來的!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他們做好朋友,可是他們卻……
我想交朋友的這份心意,絕對是真實的……為什麼你們會誤會我呢?
「你根本就是個未經事故的小孩子,你是無法在外面的世界生存下去的」
……
「永別了,Mary。」

最後一絲光線也消失了,我無力地跌坐在地上。
Ib……救救我……
救救我……Ga……Garry……
爸爸……………………………………「爸……

話未說完,我已被黑暗吞噬。




scene 4 鏡之戀人

距女友燈理的去世,剛滿一個月。
這個漫長的夜晚輪迴的次數,卻已經多得我數不清了。
——是的,我被困在了這個夜晚,困在了這個狹窄的房間。
我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困住了。
無論是離開房間,或是躺床入睡,一回復意識,自己又回到了這個夜晚的起點,一切從頭來過。
手機總是莫名其妙地響起,從裡面傳來「Forget me not」的說話聲後,我就失去了意識。
除了手機之外,房間裡面也會出現一些怪異的現象。

酒瓶突然翻倒破裂。
椅子或花瓶突然移動。
蠟燭突然熄滅,然後從遠方傳來腳步聲。
日記本突然翻開,上面寫著燈理離世前最後的話語。
電視突然自己開啟,播放著一個月前燈理車禍死亡的新聞。

不斷地失去意識又回到原點的我,已經對這一切見怪不怪了。
是燈理吧。她不甘心就這樣離我而去,於是把我困在了這裡嗎?
「喂?是燈理嗎?妳究竟要我做什麼?」
我在手機裡面問道,可是手機另一頭卻沒有回應。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無助的我,在心裡默默地祈禱——希望有誰能來幫助我從這個輪迴之中解脫出來。

正在我祈求著幫助的時候,桌上突然多出了一封信。
「你試試看WQSG這個工具吧。 - adug」

原本桌上只有一張寫著「喂?逝誰?」的不明意義字條,現在多出的這封信,是名為adug的好心人為了幫助我所寫下的嗎?
我半信半疑地拿出手機,下載了這個名叫WQSG的工具。
突然,鈴聲又響了起來。
「喂,是誰?是燈理嗎?妳究竟要我做什麼?」
「泰……迪……熊」
突然聽見了模糊的聲音,然後我就失去了意識。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忽然間意識到——剛才那聲「泰迪熊」,好像是燈理的聲音。
是手機上裝了WQSG這個工具,我才能清楚聽見燈理的聲音嗎?
我驀然回首,往桌上看去,只見桌上原本寫著「喂?逝誰?」的字條多出了兩個字——
「喂?逝誰?現在」
我莫名地感覺,自己似乎總算有了一些進展。

接著我看到桌上多了幾本書——
《PS……漢化教程》?《crystal……iso》?
「如果你需要的話就拿去吧。 - Ken Tse」

雖然這些書的內容看不太懂,不過似乎和剛剛那個工具類似,都可以幫助我更清楚地和燈理溝通嗎?
我不禁感動了起來。不管是現在這位Ken Tse,還是剛剛那位叫adug的人,他們都在努力地幫助我——那麼我也要好好努力報答他們才行。
我鼓起勇氣,翻開了一直不願面對的燈理日記,希望從中找出一些線索。
……是的。在燈理最後留下要去機場接我的文字後面,又出現了其他文字。

「這是文本,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 撲家漢化組 Pluto」

「生物學上是這麼定義記憶的………………」唔,這段標著SLPS_031.91的文本,好像與燈理無關。
「給和樹……我並不恨你。我只是想去接你。燈理」……這是燈理從那邊的世界給我留下的話語嗎?看來,剛剛留下書和文字的人們,都在努力幫助著我,讓我逐漸地能夠和燈理溝通。
我的心中充滿著對他們的感謝之情。雖然我看不見他們,但光是看著他們留下的文字和書本,就足以把我從無限輪迴的恐懼中解放出來。
沒有他們的熱心,我寸步難行。
而現在,陷入停滯輪迴的命運齒輪似乎又轉動了起來。

「喂?逝誰?現在 你在哪裡?」
「喂?逝誰?現在 你在哪裡?等」
「喂?逝誰?現在 你在哪裡?等著我」
「喂?逝誰?現在 你在哪裡?等著我 來接你」
「喂?逝誰?現在 你在哪裡?等著我 來接你 一起走」

雖然過程中又好幾次失去了意識,雖然燈理的留言看起來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我堅信著,這些熱心幫助著我的人們,一定能夠幫助我脫離困境——
「暖爐通向鏡子的世界」
終於,從他們留下的最後一張紙條,我看到了一絲曙光。
鏡子的世界?
我可以……從那裡逃離這個世界嗎?
我走到暖爐前仔細觀察。這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暖爐,可是……
我聽見了聲音。

「和樹……」
那是燈理的聲音。
「和樹,救救我……」

「燈理!我現在就拉妳上來!」

…………True End 鏡之戀人




scene 5 夜風

秦淮河上,夜風輕輕吹拂。
我坐在搖曳的船上,望著綺麗的星空,回想著剛剛那位名叫alsy的俠客離去前所說的話。
「我很喜歡心中有光的人。請一直堅持下去吧。」
充斥在我心中的,明明是無盡的黑暗,為何他會說我心中有光呢?
我本想問問坐在我身旁的人,可是他一臉嚴肅地望著alsy君飄逸遠去的背影,讓我開不了口。
直到alsy君的身影消失于蒼茫的夜色之中,身旁的人才緩緩開口:
「他是我的導師。要不是他的鼓勵與支持,我永遠也無法走上現在這條路。」
坐在我身旁的,就是被alsy君稱為「獨當一面的戰士」,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今坂唯笑。
雖然聽起來很像女生的名字,事實上按他自己的話說,其實看起來像個三十幾歲的大叔……不過在這種嚴肅的氛圍下我可不敢隨便作死。
畢竟,要不是他與他的《紅線》,我可能至今仍陷於黑暗的泥淖之中。
直到他鄭重地告訴我漢化的真正意義,我才豁然開朗——

漢化是為「自己」而漢化。

也許,他人的讚揚和鼓勵,能夠成為漢化動力的一部份——但說到底,如果把他人的讚賞當成自己的目標,是無法一直堅持下去的。
唯笑君所認為的漢化之道——是一種「獨佔」。通過翻譯自己所喜歡的作品,來詮釋自己對作品的愛。
「我在漢化補丁發佈之前,並不會把別人負面的評論當一回事,別人如果催坑,我會將其視為對自己、對自己漢化作品的在乎與關注,誰會閒得沒事去催一個自己根本不想知道的東西呢?
至於撞坑,如果你是為了別人而漢化,那當然是最大的打擊——不會再有人理睬你的漢化。可是,如果你是為自己所愛而漢化,那別人發別人的,你做你的,有什麼差別嗎?」
他之前的一席話,猶如醍醐灌頂,讓我重新找回了開始漢化的那份初心。
漢化是因為這遊戲很有人氣嗎?是因為想要推廣這遊戲嗎?是因為裡面哪個角色很萌嗎?
並不是。

最初,只是單純地喜歡著這個遊戲,只是單純地為遊戲裡的角色能說中文而開心。
就只是這樣而已。

在夜風中,唯笑君靜靜地凝視著alsy君遠去的方向,輕聲地說:「如果說,A君是帶領我走向這條路的導師,那麼L君在我心中,就是全知全能的日照之神。我與L君的相遇,是一個奇蹟。之前武林上的一次紛爭裡,他在我最危險的時刻出手拯救了我。L君宛若我的導向標一般,帶給我勇往直前的自信,哪怕是珠穆朗瑪峰,我都覺得自己可以爬上。」
「L君?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我忍不住開口。
「當然。他在江湖上有許多化名,行蹤飄忽不定,沒有人知道他來自何方,也沒有人清楚知道他的樣貌。L君只是我對他的稱呼,事實上,就連見多識廣的我,也一直都無法找出他身份的任何蛛絲馬跡。然而,只要他想找一個人,無論那人藏在多麼偏僻的角落,有多麼森嚴的戒備,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
我忍不住感歎:「世間竟有此等奇才!」
「是的,他是高手中的高手。幾年前曾有個惡徒為禍武林,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上的高手死在這惡徒的劍下。然而短短一炷香的時間,L君就打得那惡徒哭著跪地求饒。不過,雖然他武藝高強,待人卻極為謙恭有禮,如果你這麼稱讚他,我想他一定會謙虛地推辭吧。」
我張口欲言,卻突然察覺一陣溫暖的微風輕拂,唯笑君的嘴角微微上揚:「L君來了。」
我轉頭四處張望,可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影,映入眼簾的只有無邊無際的星空。
「寒星君你好。」
我抱拳作揖,向着聲音的方向行了一禮,恭敬地回道:
「L君您好。抱歉打擾您了,敬請見諒。我正在修煉的這門功夫,存在一些疑難之處,不知可否請您指點一二?」
「……很抱歉,在下最近事務纏身,而且很快武林就要召開一場大會,在下必須前去。不過,既然你要練這門功夫,是沒有任何捷徑的,正式學習一下基礎招式比較好。在下送你幾本典籍,依此修煉的話,相信你要在江湖上生存已經綽綽有餘了。」
只見我手中突然憑空出現了幾本書籍——「彙編……解密……謝謝您的指教!」我感激地向L君的方向行了一禮。
又一陣風吹過,秦淮河上歸於寂靜,只有輕輕搖曳著的河水,倒映著明亮的星空。
「雖然有點可惜無法得到L君的親自指點,但能夠獲得這麼珍貴的武功秘笈,我已經了無遺憾了。」驀然回首,我對著沉默不語的唯笑君說道:「雖然,現在我修煉的這套招式還有所不足,但我想,這樣就夠了,再繼續練下去,可能會走火入魔。
……當我在武林展示完這套招式以後,我就會退隱山林,潛心修煉L君傳授的秘笈。」
唯笑君輕聲问道:「寒星君在這江湖上,還有什麼很想做的事嗎?」
我搖搖頭:「目前已經沒有了。」
「——那就沒必要緊抓著這個江湖不放了。」
在星空與夜風之中,我們兩人相視而笑。




scene 0 Hello World

看著單調的黑底白字,我露出了稚嫩的微笑。

10 PRINT "Hello World"
20 INPUT "Sum 1 =", A
30 INPUT "Sum 2 =", B
40 C = A + B
50 PRINT A, " + ", B, " = ", C
60 PRINT "END?(Y/N)", X$
70 IF X$ = "N" THEN GOTO 20
80 END

在老舊的機器上,年幼的我慢慢地鍵入一行行文字。
顯示出自己希望文字的那一剎那,我開心地笑了出來——
之後多久沒有再露出那麼開心的笑容了呢。
小時候的我,是個不怎麼招人待見的孩子。
被老師責駡,被同學欺負……
不管再怎麼傷心,父母還是告誡我要忍耐,眼淚也只能往肚子裡吞。
而這台機器,宛若無盡黑暗中的一盞明燈。
就算周圍的人們再怎麼無視我,再怎麼孤立我,
至少還有這台機器願意聽我說話,願意聽我的命令做事。
可是就連這個開心的笑容,也與古老的BASIC語言一起,
只能在歲月的流逝之中逐漸褪色,變成模糊的夢境……




scene 6 終結之紅

「以下的感謝不分先後次序。」

「感謝《パレット》的原作者西田好孝先生。如果沒有您,就沒有《パレット》這樣優秀的遊戲。儘管您的才華與心血被埋沒在這個越來越光怪陸離、浮躁喧囂的世界,但只要是金子,終有一天還是會發光的。」

「感謝《紅線》的漢化者,星空AUGUST中文化委員會的今坂唯笑君。如果沒有這個成功移植漢化的榜樣,我也永遠不會想要挑戰這個PS平臺的遊戲。您一路至今的支持與鼓勵,我會永遠銘記在心。您對漢化的愛與執著,是座讓我難以企及的高峰,然而,這座山峰依然是我努力的目標——只要我還在世上存活一天,我就會努力讓自己向高處繼續攀爬,離峰頂更近一步。」

「感謝意志之路的Ken Tse君,謝謝您與我分享PS漢化的資料和工具,讓從來沒接觸過PS遊戲的我不再手無寸鐵;謝謝您在百忙之中抽空幫助我將原本的BIOS字庫改成外掛字庫,讓翻譯不再受到原本字庫漢字數的限制;謝謝您幫助我導入了帶字幕的影片,如果沒有您的大力相助,這個遊戲的漢化可能會留下許多令人扼腕的遺憾。」

「感謝撲家漢化組的Pluto君和wewewef君,如果沒有二位的幫忙,我可能會在PS的漢化上走更多的彎路。謝謝二位在我彷徨無措的時候為我指明方向,在我連文本都搞不清楚在哪裡、WQSG用得還不太熟悉的時候,就幫忙導出了文本;謝謝二位容忍我各種任性的要求,並且提供了導入用的碼表。」

「感謝Sagelord君,在三次元的學業如此繁忙之際,依然抽空幫影片加上字幕。即使影片原本的動畫特效相當複雜,您依然一一克服,完美地將配上字幕的影片呈現出來。從之前《Ib》的漢化,到現在《Forget Me Not -Palette-》的漢化,只要是碰到影片字幕的問題,您都一一迎刃而解,即使我近乎苛求地要求做出繁簡雙版、還有排版的修改,您都毫無怨言,交出令人滿意的成果,在此衷心感謝。」

「感謝nico的實況主レトルト君,如果沒有您的實況,我也不會接觸《Forget Me Not -Palette-》這個優秀的遊戲,不會發現這個十三年前的佳作。感謝您的實況,讓我跨越了古老畫風的障礙,跨越了不同遊戲平臺的障礙,讓被深深埋沒的這個遊戲終於能夠重見天日。」

「感謝Retoruto全力應援字幕組的全力少年君,您的字幕翻譯讓我跨越了語言的隔閡,接觸到了レトルト君的實況,接觸到了這個古老卻依然魅力不減的遊戲。從與您交流的字裡行間,我深刻地體會到了您對這部遊戲的熱愛。在此感謝您主動提出要幫忙翻譯工作,儘管在我的任性之下,後來只把校對的部份交給您,還是謝謝您能容忍我的任性。」

「感謝星空AUGUST中文化委員會的kyuu君,真的很謝謝您的支持和鼓勵,也謝謝您推薦的彙編與解密教程。雖然在種種客觀條件的束縛之下,沒能與您攜手完成這部埋藏在我內心深處的夙願之作,說實話確實有些難過和不捨;然而從您的回信當中,我看到了以您這樣技術頂尖的人而言非常少見的謙遜、耐心與尊重,尤其是對我這樣一個小小的漢化者。將來,我會努力充實自己,希望將來能有一天,我會擁有像您一樣可以獨當一面的技術能力。」

「最後,我要對幫助文本潤色、卻不願署名的這位朋友說聲抱歉。雖然我不知道您不願署名的原因,是否真如您所說不希望自己太高調,還是因為我當初對您潤色的文本提出了太多的問題,讓您感到困擾;但對於後面這一點,我真的很對不起您,對於自己夙願的過分執著讓我鑽進了牛角尖,在無意之中忽略了對您潤色努力的尊重。可是現在才說道歉、才感到後悔或許已經太晚,但我還是想說,謝謝您為這部作品的付出,謝謝您讓我看到了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不足之處……」

……這些字條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被放在這裡?
江戶川君、還有智他們都不見了,只留下我和京子兩個人,他們到底去哪裡了?
還有……照片?這不是上次我們旅遊的合照嗎?
「喂,京子,妳聽得到嗎?這些照片和字條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那個銀髮紅瞳的女生也不見了嗎?
「你們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地在做什麼?」
沒有人回應,我大聲喊道:「妳到哪裡去了,京子!!!」
突然聽見了腳步聲,我驀然回首——
圍裙……?魔女帽……?還有兔耳???
「京子,妳怎麼……這副……打扮……?」
銀髮紅瞳、奇裝異服的京子,露出我從未見過的可怕眼神,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

拿出了一隻沾滿鮮血的狼牙棒向我砸了過來。

一切終結之時,視野中只剩下一片血紅。

……

「Happy birthday to you!」
咦?這是……智的聲音?
「嚇到妳了吧,哈哈,哭成這個樣子」
江戶川君……?我沒有死?
「好啦夠了夠了……這個狼牙棒啊,其實裡面只是棉花而已」智把京子拿著的那根狼牙棒拆了開來。所以……一切都只是惡作劇?
「這個……給妳」京子怯生生地拿著一個禮物向我走來。
我擦了擦眼淚,接過禮物。
「生日快樂」京子輕聲說道。
「…………謝謝。」

  闭    幕




last scene 重要的事物就在眼瞼之下

我從夢中醒來。

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像剛淋了一場傾盆大雨。
微微張開眼睛,眼前依然是那間窄小得令人幾欲窒息的房間,還有那扇我不願開啟的房門。

……可是自己是趴在書桌上睡著的。
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所做的夢——無比地真實,卻又無比地虛幻。
真實得比起我過去做過的夢更加鮮明、更加清晰,彷彿是發生在現實之中。
虛幻得讓我覺得極為怪異,有一種夢中的「我」不是我的錯覺。
「妳一直在做著他人的夢呢。」
我驚訝地抬起頭來。
「妳一直太過在意他人,覺得自己與他們格格不入,不斷地把自己封閉、不斷逃避外面的世界……可是,即使在無意識中,即使在夢境中,妳依然做著他人的夢。」
聲音是從房門外面傳來的。
「已經夠了。妳的人生是為妳自己而活,不是為他人的期待而活。陽臺上的階梯,並不是妳唯一的選擇——在一扇門被關上之後,還是會出現另一扇窗子等著你打開的,對吧?」
桌上的日記本,不知何時寫上了「Farewell」和「Forget me not」兩行字——但有種從心底噴湧而出的奇異情感,讓我在不知不覺間輕輕地合上了日記。
「我在這裡,我就在這裡哦。請妳不要離開,不要離我而去……」
溫柔的、宛若歌唱一般的聲音,讓我硬是壓下了心中的恐懼,把顫抖的手放在了門把上。
「睜開妳的雙眼吧」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打開了這扇自己無意識中一直逃避的房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綁著金色馬尾,穿著綠色衣服的女孩子。
她伸出雙臂,微笑著對我說道:「我回來了。」
淚水奪眶而出,我緊緊地與她相擁。

「歡迎回來。」




飛揚寒星
2014/5/6




-=-=-=-=-=-=-=-=-=-=-=-=-=-=-=-=-=-=-=-=-=-=-=-=-=-=-=-=-

【聲明】

遊戲原名:Forget me not -パレット-
简体译名:Forget me not -调色板-
繁體譯名:Forget me not -調色盤-

原作者:西田好孝
開發公司:Success
製作公司:Enterbrain

本漢化僅供交流學習使用,原版遊戲的權益為其作者、開發與製作公司所有。
在使用前請確認您擁有原遊戲的正版,否則請儘快刪除本漢化資源,若產生任何權益糾紛,漢化者概不負責,請您自行承擔。

正版入手管道:
▲日本亞馬遜
或者您也可以尋找其他的代購方式。(本遊戲的番號為:SLPS_031)

任何個人或組織不得將本漢化用於任何商業或盈利行為,否則後果請自行負責。

允許任何個人或組織在非商業或盈利目的之前提下轉載本漢化,但請保留本漢化(包括但不限於所有說明資料、原作者、開發與製作公司、以及漢化成員資料)的完整性,不得對其做出任何修改,更不得擅自加入自己的宣傳資料,否則後果請自行負責。
任何轉載本漢化的網站及其相關網頁中必須註明【本漢化由飛揚寒星規劃,撲家漢化組、星空AUGUST中文化委員會、retoruto字幕組等聯合製作發佈】。
否則產生的一切責任及後果請由您自行承擔。


漢化者對漢化資源的發佈、使用、修改、回收擁有所有權利,禁止任何個人或組織擅自修改、拆解、導出已漢化的文本、圖片或影片。否則產生的一切責任及後果請由您自行承擔。

本漢化自帶Windows平臺下的開源免費模擬器「mednafen」,該模擬器遵守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使用時請勿違反,否則後果請自行負責。

由於本漢化的製作及發佈條件有限,難免會存在一些問題,在此請您諒解與支持。
如果發現本漢化存在任何問題,請Email至:Level5 (at) myrailgun.com,我們會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力解決,謝謝您的合作。

-=-=-=-=-=-=-=-=-=-=-=-=-=-=-=-=-=-=-=-=-=-=-=-=-=-=-=-=-

【Staff】(排名不分先後)

程式
Ken Tse @ 意志之路 / 字庫設計、影片導入
wewewef @ 撲家漢化組 / 字庫製作、文本導出
飛揚寒星 / 其他

翻譯
飛揚寒星 / 初翻
全力少年 @ Retoruto全力應援字幕組 / 校對
匿名 / 潤色

修圖
飛揚寒星

影片字幕
Sagelord

發佈圖
空野 / 繪圖

協力
今坂唯笑 @ 星空網·AUGUST中文化委員會

-=-=-=-=-=-=-=-=-=-=-=-=-=-=-=-=-=-=-=-=-=-=-=-=-=-=-=-=-

【下載地址】

MediaFire

百度網盤

-=-=-=-=-=-=-=-=-=-=-=-=-=-=-=-=-=-=-=-=-=-=-=-=-=-=-=-=-

【操作】

▲Windows平臺

32位元系統→解壓縮後執行Palette-32.exe開始遊戲。

64位元系統→解壓縮後執行Palette-64.exe開始遊戲。

遊戲方式為鍵盤操作。

F4……切換視窗 / 全螢幕模式
F12……重置遊戲,回到開始畫面
上下左右……移動角色或指標
ESC……開啟選單、跳過開始OP
Enter / Z / 空格……確認、調查(按住不放可一次顯示整段對話)
X……取消、跳過對話
Shift……跑步
M……檢視地圖(綠色:去過地點、藍色:目前地點、黃色:上次最後抵達位置)

如果您執行exe檔案後沒有反應,
請嘗試以下步驟:
開始→電腦(右鍵點擊)→進階系統設定→環境變數→刪除"HOME"

或者找到"HOME"中的資料夾(如C:\SPB_Data)
建立一個叫".mednafen"的資料夾
然後將mednafen-win32\mednafen-09x.cfg這個檔案複製過去

若模擬器「mednafen」出現其他問題,可以嘗試使用另外一個模擬器「ePSXe」(可在網路上免費下載: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97284458&uk=4130322407)




▲PS平臺

載入Forget Me Not - Pallete.bin檔案進行遊戲。

遊戲方式為手柄操作。

敬請參考【按鍵說明-手柄.png】

-=-=-=-=-=-=-=-=-=-=-=-=-=-=-=-=-=-=-=-=-=-=-=-=-=-=-=-=-

【系統解說】

  由於本作品的主題為記憶恢復之探索,於是與其他遊戲的系統有很大的區別。
在此解說詳細的用語等要素。

~基本地圖
地圖有黑白與彩色兩種模式,以下為兩種模式的說明。
·黑白地圖:      主角一開始想像的景色,有很多欠缺的部份。
                  可能會有一些噪音,在滿足某些條件後,可以移動到其他地圖。
                  (參考~移動至其他地圖)
·彩色地圖:      調查黑白地圖上的特定地方,能回想起與其有關的強烈印象。
                  這時畫面的色調會隨之變化,背景音樂也會跟著改變。
                  此時無法移動到其他地圖,需要再次調查前述的特定地方,
                  切換回黑白地圖。另外,彩色地圖上會出現以白線描繪的輪廓。
                  滿足特定條件後,就能清楚回想起這部份的記憶。
                  (參考~不確定部份)

~其他地圖
·移動地圖      :黑白地圖間移動時出現的地圖,此處有時會有障礙物存在。
                  通過時會耗費右方的計量表。(參考~計量表、障礙物)
·記憶片段地圖  :有『記憶的片段』存在之地圖。(參考『記憶的片段』)

~移動至其他地圖
  為了在地圖間移動,需要調查牆壁上寶石狀的開關,開關的種類列在下方。
·灰色的寶石:調查時會發出金屬聲響,無法移動到其他地圖。
·紅色的寶石:滿足條件後寶石會由灰轉紅,調查後會延伸出線條。
  再調查即可移動到其他地圖。但是移動到其他地圖時,會消耗一格計量表。
·藍色的寶石:得到『記憶的片段』後,通往該地圖的開關就會轉成藍色。
  意思是前方為死路。

~存檔點
  只能在希安的房間內存檔。

~『記憶的片段』
  要將彩色地圖上出現的不確定部份變為確定,就必須要得到記憶的片段。
  (也就是所謂的道具)得到這些記憶片段後,就可以喚醒新的記憶,也可以讓其他地
  圖變得可以通行。另外,得到一個記憶片段,就能讓計量表最大刻度上升一格。
  得到記憶片段,將不確定部份變為確定,然後移動到其他地圖,反覆進行以上動作,
  就能推動故事進行。

~計量表
  指的是畫面右方的刻度。這是顯示主角還能活動多久的指標。
  每在地圖間移動一次就會消耗一格,當計量表歸零電話就會中斷。
  再次接起電話計量表就會完全恢復。得到『記憶的片段』時,最大刻度會上升。

~不確定部份
  指的是彩色地圖上出現的白色輪廓。調查時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能夠清楚回想起來,
  另一種是只有金屬音效。後者在取得『記憶的片段』後,才能回憶起來。
  另外,因為存在多個片段,請務必要理解記憶的片段各自是對應到哪些東西上。

~障礙物
  指的是在移動地圖與記憶片段地圖中會出現的玻璃狀板子。調查之後會降低一格計量表。
  在回想困難的地方,會出現許多障礙物。

~恢復光束
  分為兩種,一種是隨著計量表刻度降低而出現(譯註:通常必須在只剩兩格的情況下,
  破壞一個障礙物降為一格時才會出現),一種是一開始就存在。
  會出現在移動地圖與記憶片段地圖裡,在地板上為橢圓型並發出白光。
  移動到上頭會出現「恢復、不恢復」的選項,選擇「恢復」就能恢復少許刻度。
  有時必須要故意消耗刻度讓恢復光束出現,熟練的話就有可能以此方式移動到更遠的地方。

雖然說明完了,不過應該還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吧。
我想只要開始玩遊戲馬上就能明白了,所以就請開始遊玩吧。(笑)

-=-=-=-=-=-=-=-=-=-=-=-=-=-=-=-=-=-=-=-=-=-=-=-=-=-=-=-=-

本漢化由飛揚寒星規劃,撲家漢化組、星空網·AUGUST中文化委員會、retoruto字幕組等聯合製作發佈

Level5 (at) myrailgun.com

2014-05-16 评论-4 热度-110
转载自: Dreamophile  

评论(4)

热度(110)

  1. 心灵相通i丝绮拉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